小博网

留候论

【原文】

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,必有过人之节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,匹夫见辱,拔剑而起,挺身而斗,此不足为勇也。天下有大勇者,卒然临之而不惊,无故加之而不怒。此其所挟持者甚大,而其志甚远也。

夫子房受书于圯上之老人也,其事甚怪;然亦安知其非秦之世,有隐君子者出而试之。观其所以微见其意者,皆圣贤相与警戒之义;而世不察,以为鬼物,亦已过矣。且其意不在书。

当韩之亡,秦之方盛也,以刀锯鼎镬待天下之士。其平居无罪夷灭者,不可胜数。虽有贲、育,无所复施。夫持法太急者,其锋不可犯,而其末可乘。子房不忍忿忿之心,以匹夫之力而逞于一击之间;当此之时,子房之不死者,其间不能容发,盖亦已危矣。

千金之子,不死于盗贼,何者?其身之可爱,而盗贼之不足以死也。子房以盖世之材,不为伊尹、太公之谋,而特出于荆轲、聂政之计,以侥幸于不死,此圯上老人之所为深惜者也。是故倨傲鲜腆而深折之。彼其能有所忍也,然后可以就大事,故曰:“孺子可教也”

[ 1 ] [ 2 ] [ 3 ] [ 4 ] 
上一篇:项脊轩志  下一篇:过秦论 上  点击数:7738  评论数:0
最新评论
暂无评论
您还未登录,只能匿名发表评论。或者您可以登录后发表。
昵称: 验证码:
评论内容:插入表情
评论快捷键:Ctrl+回车键<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>
最新动态 站长寄语 联系我们 帮助 活动 人才招聘
Copyright © 2007 - 2017 广州云掌互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 [粤ICP备17079868号] [] []